新葡京官网   >  资讯动态   >  学问交流

建筑师的世界丨“轻轻触摸大地”——格伦·马库特

学问交流
2018-05-07

2002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颁奖典礼在意大利的罗马市政广场(Piazza del Campidoglio)举行。这座有着美丽几何图案装饰的石砖广场是由传奇人物米开朗基罗于1536年受教皇委托所设计的。

不平凡的场景注定发生不平凡的事件。

这一年的普利兹克奖就在这弥漫着古典与智慧气息的不凡之地被授予了一位不凡的澳洲建筑师。

有趣的是,这位建筑师最喜欢的一句话却和“平凡”息息相关:

既然大家中的大多数人一生致力于平凡的事业,那么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大家要把平凡的事做得很不平凡。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十分奇妙的巧合。

罗马市政广场,位于坎皮多利奥山丘上

这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建筑师名叫格伦·马库特(Glenn Murcutt)。

马库特193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在新几内亚度过了童年时光,后随父亲移民澳洲。他在澳洲完成了高中学业,并于1956-1961年期间在悉尼技术学院(Sydney Technical College)学习建筑学。毕业后马库特周游世界各地,探访当地的建筑,并积极与同行们交流。三年后,他回到澳大利亚,进入Ancher, Mortlock, Murray and Woolley事务所工作,直至1970年,马库特在悉尼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

其后四十余年间,马库特都作为独立执业建筑师独自一人工作,他的团队就是他自己。这在如今这个强调团队协作的社会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

他一个人完成了超过500座建筑的设计工作,并且所有的建筑都位于澳洲本土,他从不接国外的项目。

作品不出国,声誉却满全球。

普利兹克奖评委这样评价格伦·马库特:

在这个充斥着由大团队和复杂的社会关系支撑、始终占领着头条的明星建筑师的时代里,作为一个完全的反面,马库特却在世界另一头的一人办公室中工作着。尽管他有一个长长的等待客户名单,他却打算在他每一个项目中做到最好。他是一个爱创新的建筑大师,能够将他对环境和(建筑)所在地的敏锐触觉转变为直率的、完全诚实的、不炫技的艺术杰作。

麦格尼住宅(Magney House)

博伊德艺术教育中心(Arthur and Yvonne Boyd Art Centre)

道恩住宅(Done House)

马库特的设计以小型住宅为主,且几乎都远离城市,位于广阔而偏远的地方。他的作品被评价为“栖居于风景的机器”“集现代性、本土学问、精湛的地方手工艺和对自然的敬重于一身,自然和谐,独具一格”,是“生态建筑”的典范。

马库特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建筑所在的地域就是一切。”

他总是针对不同的地理位置条件,因地制宜地进行设计。这依赖于马库特对当地环境耐心十足、无微不至的观察调研。

纬度海拔、地形地貌、风力风向、水文环境、光照条件、当地动植物,均是被密切关注的对象。因为:“地形以及其后揭示出气流状况,决定着建筑的方位以及所要达到的通透程度;日照的季节性变更角度决定了屋檐的悬挑尺度;通风夹层的空间高度要使冬季阳光投射到室内深处;平台及开窗的设置要对景观和风向综合考虑;建筑立面是一种结果,而非预设。”

在使其职业生涯崭露头角的玛丽·肖特住宅(Marie Shout House)项目中,面对所在地炎热的气候和强烈的光照,一向排斥使用空调系统的马库特为建筑设计了羊棚式的卷棚屋面,并在其上加建了第二层卷棚铁皮浪板,由屋脊的内侧引入外面的冷空气流,将沿着曲面上升的热空气带出屋子。同时,马库特还在天窗上设计了32°斜角的百叶,刚好遮挡住夏季的炽烈阳光,但又不影响冬季阳光照进室内。

玛丽·肖特住宅(Marie Shout House)

对待建项目所在地进行第一手数据采集、对比分析、精确评估后,马库特倾向于通过对普通建筑材料的巧妙运用及结构上的精心处理,使环境要素被人们充分感知。

波纹钢是马库特最钟爱的建筑材料,它刚柔并济,价格便宜,易于取得,且十分轻巧,方便运输装卸。

马库特充分利用波纹钢依靠自身张力易于弯折成形的特点,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建筑语言——

“通透的三层复合玻璃幕墙,轻巧的波纹钢屋面,做工精美的落水管道”,成为了马库特的代表,出现在他中后期几乎所有设计之中。

辛普森·李住宅(Simpson Lee House)

马库特十分推崇工业生产的建筑构件给建筑带来的形式魅力,通过建筑师精心、专业的设计,不同的建筑材料协同构筑出一台“居住的机器”,平衡室内外环境关系,从而为人类在自然界中生存创造出更适宜的微环境。

但与此同时,马库特也十分认同澳洲传统的建筑工艺,一直努力从澳洲本土建筑传统中汲取养分,将工业技术与传统工艺糅合起来,呈现在自己的作品中。

他曾说:

面对澳大利亚独特的开阔景观,国际风格的白色方盒子显得荒谬可笑,而平整的屋顶又不适应副热带气候条件下的大量降雨,而这种源于当地的简单轻巧的建筑从构造技术看上去再合适不过了。

为此,马库特从澳洲农场住宅周边经常出现的服务性建筑——仓库、作坊、羊舍中寻找灵感:双面通风和采光的长条形连续空间,木构造的标准结构跨距,让露水沿着檐口内缘下滑的铁皮浪板屋面,促成热空气上升对流的弧形卷棚,防湿的架高地板,可调整的立面等。

玛丽卡-埃尔顿住宅(Mirika-Alderton House)

博伊德艺术教育中心(Arthur and Yvonne Boyd Art Centre)室内

马库特早年曾被称为“用木材和白铁皮的密斯”,德国现代主义建筑师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对他的影响不可谓不深。

奉行“少即是多”的密斯,在其传世名作范斯沃思住宅(Farnsworth House)的设计中,将自己对简洁精致的外观及细部的偏爱、对功能性极强的“全面空间”和理性秩序的“流通空间”的推崇体现得淋漓尽致。

马库特在其早期作品劳里·肖特住宅(Laurie Short House)中使用简洁的平面、通透的外廊和对钢件细部的特意表现,以及玛丽·肖特住宅中整齐的钢结构框架、通过脚柱支撑浮于地面之上的平行矩形建筑底板、被服务性实体所划分的流通空间及连接入口地面的宽大轻质台板,无不显露出密斯的痕迹。

但马库特并不满足于成为“澳洲的密斯”。他说:

这些大师的设计其实都存在于大家的大脑和身体中。大家到达那里通过大家自己的意识,而不是通过拷贝。

在完成玛丽·肖特住宅后,马库特就一直在努力摆脱密斯的束缚,寻找自己的风格。随着马库特对澳洲本土学问尤其是土著学问的益发深入关注,早期对线性直角设计的钟爱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用更为自由的手法塑造空间与流线的转折以期更好地适应地形的起伏。

密斯设计的范斯沃思住宅(Farnsworth House)

劳里·肖特住宅(Laurie Short House)

1996年落成的博伊德艺术教育中心(Arthur and Yvonne Boyd Art Centre)即是马库特多年求索的集大成之作。

博伊德中心位于Kosciusko山的半山腰处,依山势而立,背后是森林,面朝一片农场土地,不远处是美丽的Shoalhaven河谷。由于地势脉络走向与高低的变化,建筑好像从土壤中生长出来一样,与环境成为一体,模糊了人与自然的界线。

教育中心中所有的卧室都面朝东方,居住者除了可饱览Shoalhaven河谷开阔的景色,还可每天清晨迎向明朗的朝阳,建筑空间与其所处环境形成一种“安闲的对视”。

起居室、厨房、盥洗室、走廊等则设置在西面,面朝森林,为居住者提供两种截然不同不同的视野。

建筑结构秉持马库特一向推崇的“实用、环保”原则:大尺度的出挑屋檐与向阳立面上竖直方向的遮阳板,遮挡夏季炙热的阳光;可调节角度的开窗代替空调系统的使用,帮助室内通风;房顶设计排水&集水系统,通过建筑两侧的落水管道收集雨水并存储在地下水库中共居住者日常使用。

依山而建的博伊德艺术教育中心

面朝河谷,背靠森林

格伦·马库特很喜欢澳大利亚土著的一句话“轻轻触摸大地(Touch the earth lightly)”,并一直用自己的作品和设计原则诠释着这句话。

他希翼自己设计出的是“建筑而不是商品”,他希翼自己的作品“对地球生态负责”。

他说自己唯一感兴趣的其实只是“设计出与自己的学问、技术和地方相吻合的建筑”。

格伦·马库特就是这样一位建筑师。

获得普利兹克奖后,他曾说:

没有人比我更惊奇于这次获奖了。你并不是为了获奖才去做建筑的对吧。得奖,并不是我处心积虑的结果,而是它们自然就来了。并不是我把我的作品呈给评委会去争取的,而是他们自己看到了我做的东西,然后颁奖给我。

文丨王清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