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   >  资讯动态   >  学问交流

读书丨但愿长醉不愿醒——王安忆《长恨歌》

学问交流
2018-06-06

四十年代的上海,充满着影片特效里的感觉与色彩。悠长昏暗的弄堂,油烟熏陶下的石板路,身着旗袍婀娜多姿的女人,西装革履的男人。这弄堂的一进一出之间,便是他们的一生。每一条或长或短的上海弄堂,里面都夹杂着自己的故事。这便是王安忆笔下的上世纪四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的上海。

王安忆

《长恨歌》

故事的开头是有些慵懒的,像冬日午后的阳光。华丽绚烂的笔触细细勾勒出彼时上海的弄堂,流言、闺阁和鸽子。镜头慢慢拉近,典型的上海弄堂女儿王琦瑶出现在镜头当中。她虽然未能被影片角色选上,却吸引了摄像师程先生为她拍摄照片,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沪上名媛。成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很多曾经擦肩而过的点头之交成为了“莫逆知己”。在这些人和程先生的鼓动和帮助下,王琦瑶参加了上海小姐的选拔并获得了第三名,成为了人们口中有血有肉的三小姐。

这样的沪上名媛三小姐,放弃了对她百般示好的程先生,选择了一段飞蛾扑火般的爱情。她爱上了有钱有势的李主任,开始了她长恨的一生。王琦瑶的骨子里是有些虚荣的,上海小姐带给她的不仅仅是名誉,更是一场悲怆的命运。正因如此,看透人世沧桑的导演才想阻止她陷入上海这纸醉金迷的金丝巢。可人终究敌不过宿命,她成为了爱丽丝公寓的女主人,成为了每天等待情人归来的衣着光鲜的金丝鸟。时代的潮流夹杂着飘摇的风雨而来,李主任死了,金丝巢的主人消失了。我不知悲痛欲绝的她会有怎样的恨与痛,会不会悔恨当初注定没有结果的开始。

王琦瑶回到了外婆家——邬桥。温润而平淡的苏州始终不是她这种弄堂女子愿意久留的地方。她所向往的,是上海带给她们的风情万种。回到上海,她住进了平安里,她的一生,从一条弄堂开始,到另一条弄堂结束。岁月让她明白了爱情并不是只在乎曾经拥有,最终还应回归平淡的生活。

日子如水,平静地流淌下去。回到上海的王琦瑶开始了自给自足的护士工作。那上海小姐的荣光,与李主任的陈年旧事,随着改朝换代早已变成了一场前尘旧梦。但偏偏就有人来挑拨她这颗尘封已久的心。人心啊,是最经不住挑拨的。这一挑,心底的不甘心就草似地疯长了起来。毛毛娘舅就是那让人心痒的一根草。他是家族庶出,在身为妾的生母和正房大妈之间的夹缝里,小心翼翼地维持着那点可怜的生存境地。明知结合不易,可即使只是零星的希翼,她还是忍不住靠了上去。只是那星星之火,终究经不住寒风一吹。责任的压力与背叛的轻易之间,人就那么简单地作出了选择。她这才明白什么是趋利避害,而她竟被他们生生当作了害。

罢了,罢了,没有爱人,留下孩子陪她一生也是好的。在她生育孩子的艰辛时刻,一直不离不弃地在她身边照顾她的是程先生。在她度过艰难终于看透人生想要和程先生在一起时,文革却又将程先生永远地埋葬在时间的尘埃中。时代的悲剧再次导致了个人的悲哀。第一次时代的变革,让金丝鸟失去了主人;第二次时代的动荡,扼杀了王琦瑶唾手可及的幸福。命运是什么,人们将生命中的错误聚集到一起,创造出了一个恶魔,叫命运。

岁月流动,上海进入新时代,摩登之风吹进了弄堂。有的女人就和古董一样,时间越久,那一点光泽愈见柔和;也像留声机,即使有了沙沙的响动,可流出的音符却是永不过时的风情。充满了旧上海风情的女人王琦瑶,遇到了爱她懂她的男人老克腊。在青春最好的年华没有遇上对的人,却在岁月的尾巴上,出现了一丝微光。即使微不足道,王琦瑶也想去抓住它。相爱容易相守难,老克腊毕竟比她年轻了四十岁,花样年华中的男人怎会甘心与她厮守最后的时光。对爱情的再次期待却换来香消玉殒,烟消云散。

感悟  

海上繁华梦终碎。读完全书,感到的是一种对人物命运的悲叹与同情。在上海浮华外表的背后,更多的,却只是一心想寻找平淡幸福,但最终却被时代愚弄的弄堂女人。她们浅斟低唱的命运,实在可歌可泣。(文 / 城市建筑一院 王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